思想政治理论教学部
                    
 首页  系部简介  机构设置  师资队伍  教改科研  课程建设  社团工作  系部新闻  安全工作 
课程建设
当前位置: 首页>>课程建设>>教学常规文件>>正文
职业教育工作会议:珍惜昔日成就期许未来发展
2016-05-06 15:26   审核人:

职业教育工作会议:珍惜昔日成就期许未来发展

原标题: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珍惜昔日成就期许未来发展

珍惜昔日成就期许未来发展

——写在2014年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召开之际

2002年,时任总理朱镕基明确提出,重视职业教育、提高教育质量;2005年,时任总理温家宝强调大力发展中国特色的职业教育;今年2月,李克强总理部署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并最终落实到刚刚印发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中国现代职业教育正在以强劲有力的改革步伐,释放出巨大的生命力。

《决定》指出,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对于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创造更大人才红利,加快转方式、调结构、促升级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承载着经济、民生以及职业教育人的希望和梦想,一幅波澜壮阔的现代职业教育蓝图渐渐被勾勒出来——职业教育的春天,来了!

回顾往昔,硕果累累

唐山工业职业技术学院院长田秀萍,已经在“院长”位置上待了20年:“1995年,学校只有2000平方米二层小楼、几百间震后简易房,3个专业、300多名学生、60多位教职工,几乎是从‘零’开始。”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这个学院今天已是国家骨干高职院校。“设置了41个与地方产业紧密对接的专业,在校生9200名,教职工600多人,建设了4个中央财政支持的国家职业教育实训基地,形成了‘前校后厂、产学一体’的格局,实现了职业院校与企业的一体化管理。”田秀萍的话语中,满是自豪。

“国家投入增大,是办学条件逐渐改善的根本原因。”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葛道凯指出,近年来,中央财政投入近500亿元,实施示范性职业院校建设计划、中职基础能力建设项目、高职学校提升专业服务产业发展能力项目等重大项目,建成了一批具有较高水平和示范作用的骨干学校、专业和课程。

“观念变了!在校企合作、工学结合、双证融合等先进理念的洗礼下,职业教育逐渐形成了作为一种跨界教育的类型特色,职业院校具备了自己的‘独立人格’。”浙江金华职业技术学院院长王振洪,这样谈及职业教育发展变化。

转变观念的,还有“象牙塔”里的学子。“近几年,我校每年都有从本科院校转学而来或者本科毕业后来职院‘回炉’的学生。”王振洪说。

职业教育,已是教育领域不容忽视的强大力量。“‘十一五’以来,职业院校累计为国家输送毕业生近8000万名,成为我国中高级技术技能人才的主要来源。总体来看,职业院校毕业生就业保持较高水平:加工制造类专业中职毕业生就业率达98.03%,每年约有500万农村学生通过接受职业教育实现了到城镇就业;高职毕业生就业3年后月收入翻了一番以上,58%的毕业生获得职位晋升,自主创业比例增长了2.7倍。”葛道凯表示,职业教育已成为我国发展实体经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和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要支撑。

推进中高职衔接、改革考试招生制度、推动《职业教育法》修订、深化产教融合和校企合作——现代职业教育,正走向更加光明的未来。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81695000,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

矛盾仍存,瓶颈待破

随着今年高考阅卷结束,招生季序幕拉开,许多职业院校开始了“季节性焦虑”,“抢生源”成为大事。

职业院校“招生难”,并非新鲜事。一位职院院长告诉记者,近年来,这个学院有的专业毕业生就业率稳定在97%以上,起薪也在3000元以上,但每年100人的招生规模,第一志愿报考率仅为45%、报到率75%。葛道凯坦言,部分高职院校的生源不足、报到率低,反映了社会认知与观念的滞后,以及职业院校发展的不平衡。

“投入增量大与长效机制缺失并存,也是近年来制约职业教育发展的瓶颈之一。”葛道凯指出,由于缺乏长效投入机制,职业教育经费占比始终在低位徘徊,职业院校办学条件普遍达不到国家办学基本标准,高职生均经费仅相当于普通本科高校的一半左右。2012年,职业教育经费占全国教育经费的比例为12.10%,预算内经费占比为9.81%。以中职为例,经费占比远低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与1997年相比,2012年中职在校生规模在各级各类学生总规模中占比从4.36%升至6.94%,但经费占比从12.67%降至6.9%,财政性经费占比从11.41%降至7.02%。

上海市教科院副院长马树超指出,由于“崇尚一技之长、不唯学历凭能力”的社会氛围尚未形成,以及自身的弱势,职业教育的战略地位一直难以落实。1996年《职业教育法》明确规定:“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应当制定本地区职业学校学生人数平均经费标准。”而到2014年,仅有15个省份出台了高职标准,18个省份出台了中职标准。

相关专家指出,职业教育往往“热”在文件,出台的政策往往“悬空”而不能落地。

展望未来,期许多多

谈及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和《决定》,田秀萍说:“我最大的希望是,打通学生的上升通道,让我们的学生也可以读本科,上研究生。”

田秀萍的愿望,或许很快就能实现。

“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搭建人人成才‘立交桥’”并非一句空话。一些地方已经开始构建中等、专科、本科和研究生层次齐全的应用型人才培养体系——宁波市提出“到2015年基本建立有中职、高职、本科相互衔接的职业教育培养体系”;辽宁、江苏、贵州等省已启动四年制高职本科教育试点,培养高职本科专业人才……

陕西工业职业学院院长崔岩认为,职业教育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创造更大人才红利要探索出一条多样化办学之路,允许国有高职院校与企业联办新的办学机构,企业深度参与,形成人才培养与就业高度联动的良性循环。

王振洪一再强调,职业教育要发展,必须给高职院校“松绑”,“转变政府职能,减少对学校教育教学具体事务的干预,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

“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亟须多措并举、多管齐下,提高职业院校的办学自主权,提升职业教育的话语权。”马树超也认为,我国职业院校缺乏办学活力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既缺乏人事管理等方面的自主权,更缺乏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话语权。

“职业教育的春天来了!”葛道凯对未来充满信心,“期待下一步各项任务、举措能够准确、有序、协调地推进,这样才能有效实现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战略目标:到2020年,形成适应发展需求、产教深度融合、中职高职衔接、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互沟通,体现终身教育理念,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

关闭窗口

 

天津渤海职业技术学院 思政部  地址:天津市北辰区西堤头镇津榆公路1
电话:022-86848419  ICP备案号:津ICP备12004063 津教备0086